ROS-1突变药品克唑替尼(crizotinib)、赛可瑞(xalkori)可发生化学反应的现象-

  • A+
所属分类:价格
摘要

克唑替尼也叫做赛可瑞,属于ROS-1突变药品属是现如今非常广泛使用的针对与肺癌医治的药品,效果上非常不错,但是价钱上非常昂贵。

  克唑替尼(crizotinib)也叫做赛可瑞(xalkori)
ROS-1突变药品克唑替尼(crizotinib)、赛可瑞(xalkori)可发生化学反应的现象-
属于ROS-1突变药品属是现如今非常广泛使用的针对与肺癌医治的药品,效果上非常不错,但是价钱上非常昂贵,所以现如今一般都是选购的仿制药物,现如今老挝东盟药厂的克唑替尼(crizotinib)仿制药物是最受欢迎的,价钱都很实惠,如果有需要选购,能够添加文章下面的【微信:yaodaoyaofang】,我们会提供选购。

  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系统自动过滤词)有85例患病者(49%),化学疗法组中有28例患病者(16%)在数据截止时仍在接受研究医治。在RECIST定义的疾病进展之外,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的患病者比化学疗法组的患病者多,并且克唑替尼(crizotinib)的医治时间比化学疗法的时间更长总共343名患病者(接受医治的人群) )包含在安全特性分析中。对于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的患病者接受分配的医治的时间要比化学疗法组的患病者接受的医治时间更长(中位数,区别为31周和12周),因此未对此分析进行调整。

  克唑替尼(crizotinib)最常见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是发生化学反应的现象,其发生率比化学疗法高出至少5%,包括视力障碍(最常见的是视力障碍,视力减退或视力模糊),腹泻,恶心,呕吐,便秘,肝氨基转移扩散酶上升水平,水肿,上呼吸道感染,消化不良和头晕。这些(系统自动过滤词)大多为1级或2级,除了转氨酶水平上升外,在27例患病者中为3级或4级(16%)。与克唑替尼(crizotinib)相比,化学疗法最常见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是疲劳,脱发,呼吸困难和皮疹,其发生率至少比克唑替尼(crizotinib)高出5%以上。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的23例患病者中发生3或4级中性粒细胞降低(13%),包括1名患有发热性中性粒细胞降低症的患病者。

  在化学疗法组中,有33例患病者(19%)发生了3或4级中性粒细胞降低,其中包括16例有发热性中性粒细胞降低;截至数据截止,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25例(15%)和7例(4%)在研究过程中,化学疗法组中的患病者因任何原理去世。两组中最常见的去世原理是疾病进展,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有14例患病者发生了化学疗法,化学疗法组有3例。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有3例与医治有关的去世。此外,在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中,有1例患病者出现肝功能障碍,该疾病符合Hy氏定律(血清胆红素水平≥正常范围上限的3倍,无胆道阻塞或吉尔伯特综合征时),随后去世。总体而言,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报告的任何原理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要多于化学疗法组。在排除RECIST定义的疾病进展后发生的(系统自动过滤词)之后,所有原理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延长仍然很明显。两组中与医治相关的3或4级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发生率相似(克唑替尼(crizotinib)为33%,化学疗法为32%),与医治相关的严重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发生率(两组区别为12%和14%)。导致永久终止研究药品的医治相关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区别发生在两组中的6%和10%的患病者中。

  相较于化学疗法,克唑替尼(crizotinib)的脱发,咳嗽,呼吸困难,疲劳,胸痛,手臂或肩膀痛苦以及身体其他部位痛苦的病症与基线相比,总体减少幅度明显大于化学疗法。克唑替尼(crizotinib)医治的患病者病症恶化严重的延迟也明显更长。克唑替尼(crizotinib)相对于三种病症(咳嗽,呼吸困难或胸痛)的复合终点的中位恶化严重时间为4.5个月,而化学疗法为1.4个月。全球基线质量的总体改善也明显高于基线接受克唑替尼(crizotinib)医治的患病者的生命比接受化学疗法的患病者的生命(P <0.001)。

  特殊是在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中,在第4周期观察到总体生活质量较基线有统计学显着性和临床意义(≥10分)的改善,而总体质量较基线有统计学显着性(尽管<10分)的改善在第2周期到第12周期和第14周期观察到生命的降低。相比之下,在化学疗法组中,在任何时间点均未观察到总体生活质量与基线相比有明显变化。同样,在所有测量功能的领域中,除了测量认知功能的领域之外,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患病者的总体基线改善均高于化学疗法组患病者。我们进行了一项前瞻性,随机,3期临床实验,对比了克唑替尼(crizotinib)医治晚后期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接受标准化疗医治。与标准的二线化学疗法相比,克唑替尼(crizotinib)医治可显着增加无进展生存期,显着提高缓解率,显着减轻病症,并显着改善整体生活质量。在这项研究中,克唑替尼(crizotinib)比培美曲塞或多西紫杉醇更有效。二线多西紫杉醇对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治疗效果不高,这一发现与先前涉及一般性研究的研究一致。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群体。

  相比之下,培美曲塞的缓解率高于预测期望,为29%,而之前接受过医治的肺腺癌患病者的总体率为12.8%。,尽管接受培美曲塞医治的患病者中无进展生存期的中位数仅为4.2个月。因此,与非小细胞肺癌的普通人群相比,培美曲塞的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应答率可能更高。然而,如这项随机试验所示,培美曲塞的收益少于回顾性研究最初提出的收益,更重要的是低于克唑替尼(crizotinib)的收益。和化学疗法组。该分析还不成熟,很可能与化学疗法组患病者之间的高交叉率混淆了。对于其他晚后期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EGFR激酶抑制剂的其他随机3期研究,Crossover同样使总体生存分析复杂化。尽管存在这些局限性,该患病者的总体生存中位数从开始二线医治开始的一项研究表明,这项研究在20个月以上的时间里非常高,这表明在二线化学疗法之前或之后添加克唑替尼(crizotinib)可能有助于提高生存几率。相比之下,在一项小型回顾性研究中,未接受克唑替尼(crizotinib)的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从开始二线医治起的总生存期中位数为6个月。克唑替尼(crizotinib)和化疗均为与克唑替尼(crizotinib)相关的主要毒性作用主要为1级或2级。与克唑替尼(crizotinib)相关的两个重要的毒性作用是转氨酶水平上升和间质性肺疾病。克唑替尼(crizotinib)组有66例患病者(38%)报道了医治相关的任何级别的转氨酶水平上升,其中27例(16%)的3或4级水平上升。在1例患病者中,与胆汁淤积无关的胆红素水平同时上升可导致致死性肝功能衰竭。在两项初期的克唑替尼(crizotinib)研究中,3或4级氨基转移扩散酶水平上升的发生率较低,区别为7%和9%。尽管间质性肺疾病不如氨基转移扩散酶水平上升常见,但已知且令人担忧克唑替尼(crizotinib)相关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威罗菲尼正品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WhatsApp 沟通
  •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